几个呼吸之后,楚慕昭猛地沉下脸来。

    他几个大步冲上前,掐住了顾青菀的脸颊,俊美无双的面上,却是近乎于凶狠的表情,黑眸狠戾的盯着顾青菀:“顾青菀,你给我吐出来!”

    或许是对于顾青菀擅自吞药的违逆举动,过于愤怒,他居然没有用朕,而是用的我字。

    但药已入腹,顾青菀哪里吐得出来?

    只能狼狈的被捏开嘴唇,呜呜的摇头。

    楚慕昭眼眸发红,失控一般,竟然不嫌弃恶心的,用手指去抠挖顾青菀的喉咙。

    “顾青菀,你给我吐出来!”

    顾青菀难受的挣扎,眼角溢出生理性的眼泪。

    “慕昭,你冷静点……”顾倾柔上前来阻拦,“那个药入腹既入血,吐不出来的。”

    楚慕昭好似猛然回过了神,放开了顾青菀,往后退了一步。

    神色间,几分失神的怔楞。

    顾青菀伏趴在地上,不住的咳嗽,完全没看到楚慕昭的反常举动。

    顾倾柔眸色深了深,对着顾青菀痛惜道:“青菀表姐,你为何要吞那种药?黑蛊虫可是没有解药的……”

    顾青菀擦掉嘴角狼狈的液体,脸上竟是一片轻松。“没解药就没解药,反正我活着也是受罪,不如死了轻松。”

    楚慕昭黑眸动了动,视线落在了顾青菀那解脱的表情上,宽松袖口里的手指,狠狠攥成了拳头。

    “来人,把顾青瑶带下去,治好她的高热,然后给朕送到军营去!从现在开始,直到顾青瑶死,她都是最下等的军.妓!一生一世,不得翻身!”

    顾青菀表情一变,扑过去抱住了顾青瑶:“我不准!楚慕昭,我不准!”

    楚慕昭闭了闭眼睛,转过了身,声音冷静而沉稳,好似不带丝毫感情。

    “皇后顾青菀从今天开始,打入冷宫。没朕的命令,不得出宫,不得与人探视。”

    两道命令下达,侍卫们立即上前,抓着顾青菀的手臂,分离她与顾青瑶。

    “不要!不要送瑶儿去军营!不要!”顾青菀嘶声力竭的大吼。

    可到最后,她也只是白白的喊哑了嗓子,眼睁睁看着昏迷不醒的顾青瑶,被侍卫的拖走。

    她被人按在冰冷的地板上,哭干了眼泪。

    楚慕昭垂眸,晦暗莫测的盯了她一眼,一甩衣袖,大步离开。

    顾倾柔连忙快步追上。

    一行宫人,也随之很快退下去。

    只有两个侍卫,拖着如尸体一样毫无反应的顾青菀,一路送到了冷宫。

    隆冬腊月,正是最阴寒的时候。

    冷宫里,如寒冰地狱一般的寒气逼人。

    顾青菀躺在冷冰冰的地板上,形容枯槁,心如死灰。

    身体越来越冷,意识也在一片混沌里沉沉浮浮,她渐渐的什么都感觉不到了,连冷的知觉也快没有了……

    她是不是,要死了?

    死了也好,正好解脱……

    可妹妹怎么办?

    她在军营里的可怜妹妹,要怎么办?

    顾青菀又开始在混沌里挣扎,她不能就这么丢下妹妹不管,在死之前,她要先把青瑶救出去。

    她挣扎着想要醒,但眼皮太沉重了,她怎么也睁不开。

    身体冷得像是冰,头疼欲裂,浑身难受。

    迷迷糊糊间,好像有人将她从地上抱起来,那人的怀抱温暖坚实,让人安心。

    有手在她汗湿的额头上碰了碰,耳旁似乎还有谁在说话,她听不清内容,也分辨不出声音,昏昏沉沉的像是在做梦。

    许久之后,有什么东西被灌进了她的嘴里,苦苦的,她不想喝。

    但很快,温热柔软的唇,贴了上来。

    顾青菀在迷蒙中挣扎,一张口,那苦涩的东西,却尽数灌进了她的喉咙里。

    冰冷的身体随即再一次被抱进了温暖的怀里,身体渐渐温暖,她头也疼痛难忍。

    抱着她的人,是谁?

    谁在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