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倾柔之前为了权利上位,曾经勾引他人,却不小心怀上了孩子,当时打孩子打得急,不曾想伤了身,不能再孕。

    可皇帝怎么能无后?

    她瞒着这个事情,偷偷在大婚之日上安排了这么一场换妃戏,还特地买通了不少宫人,在楚慕昭的酒里下药,好让他失去平时的理智和清晰,然后与自己安排好的人一夜春风。

    那女人她已经让人用药调理好了,只要一次,就绝对能怀孕!

    等顾倾柔有了孩子,还怕在后宫里坐不稳位置吗?

    可偏偏,她策划了这么久的计划,全被顾青菀这个贱女人给打乱了!

    顾倾柔反手又扇了顾青菀一耳光,随即挥手,吩咐:“把这个女人给本宫脱光!她不是要勾引圣上吗?那今晚本宫就让她勾引个够!脱光了她,然后把她丢进宫宴的舞池,让满朝文武的人,都见识见识!顾家大小姐顾青菀,是怎么样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是!”

    太监得令,扭住顾青菀就开始脱她的衣服。

    “放开我!你们放肆!我是皇后,你们这样对我,就不怕丢了楚慕昭的脸吗?”

    顾倾柔淡定的欣赏着,顾青菀被下人扒光的狼狈模样,哼道:“宫里还有谁不知道陛下恨你入骨,他曾经当着众人的面,骂你是贱人!丢他的脸?顾青菀,你还根本不配让陛下感到丢脸!”

    顾青菀绝望的撑大了眼睛,是啊。

    楚慕昭曾经甚至让侍卫差点侮辱了她,她又怎么可能会丢得了他的脸?

    她就是蝼蚁,谁都不会看着眼里。

    指尖一点点的攥紧,顾青菀渐渐的不挣扎了。

    太监顾着拉扯她的衣服,一时间有些松懈了压制,也就在这个时候,顾青菀猛然发力,踹开了两个太监。

    动作毫不停留的撑起身体,直接将顾倾柔扑倒。

    “顾倾柔,我要杀了你!”她蹙着眉,拽下了一根凤头钗,尖锐的钗头划过了顾倾柔的脸。

    一抹血色扬起,安静的御花园里,随即爆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顾倾柔的脸,又被毁容了一次。

    顾青菀敛眸,镇定而狠戾,高高举起钗子,这一次,她对准的,是顾倾柔的脖子。

    她一定要杀了这个贱人,为双亲报仇,为自己报仇!

    “顾青菀,你在干什么!”背后突然传来一声怒吼,顾青菀后背随即狠狠一疼,她被人给一脚踢飞。

    身体撞到旁边的树干上,肋骨阵阵生疼,几乎吐血。

    赶来的楚慕昭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顾青菀,又连忙温柔的将顾倾柔从地上扶起:“倾柔,你怎么样?”

    顾倾柔脸上的面巾早被扯掉了,脸上一道血淋淋的伤口,正往外溢着血。

    “我的脸……慕昭,我的脸……”她摸着脸上的血,满脸凄惨,“是青菀表姐她要害我……”

    顾倾柔尖叫着捂住了她的脸,崩溃的大哭起来。

    “倾柔,没事的。”楚慕昭紧紧抱住了她,手指轻柔的拍打着顾倾柔的后背,“别哭,没事的。”

    顾倾柔崩溃哭道:“怎么会没事?慕昭,我的脸现在根本不能看了!青菀表姐就真的这样恨我吗?一次又一次的毁我的脸,她是不是非要逼死我才肯罢休……”

    她哭喊说着,果真推开了楚慕昭就要去撞树。

    “我死了算了!顶着这样不能见人的脸,我根本不配做慕昭的妃子!我不如去死!”

    “倾柔!”楚慕昭死死抱住了她,“你别冲动,你的脸,朕会给你治好的。”

    顾倾柔哭着不断摇头:“怎么治得好?之前的伤口就留了疤……”

    楚慕昭眸色一点点的变深,嗓音低哑暗沉:“换脸,朕让人,把顾青菀的脸,换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