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脸……

    趴在地上的顾青菀后背陡然一寒,指甲抠住了满是腐败落叶的地面。

    她听说过这个能让人改头换面的秘术,将人的脸皮生生撕下来,换给另一个人。

    据传,这个换脸过程,痛苦不堪。

    尤其是对于被换脸的那一方来说,更是要承受加倍的痛苦,因为她的脸不能受伤,得慢慢的取下来。

    那种文火慢炖的痛苦,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的滋味。

    楚慕昭为了讨顾倾柔的欢心,连这种恶毒的办法都用出来了……

    顾青菀低低的笑出了声。

    楚慕昭,她怎么会那么轻易的就让这两个,折磨了她无数次的人得逞?

    这张脸,她就是毁掉,也不会给顾倾柔那个虚伪的贱女人!

    顾青菀抬手,手里的簪子直接划向自己的脸。

    “顾青菀,你给朕住手!”楚慕昭早就发现了她的动作,飞身过来,一脚踩住了顾青菀捏着簪子的那只手。

    手腕骨生疼,顾青菀脸色惨白,痛叫了一声,整个身体都绷了起来。

    楚慕昭垂眸,那双黑眸阴沉沉的盯着她,一字一字道:“在朕的眼皮底下,还想耍花招?你真以为朕是可以让你随意玩弄的吗?”

    疼痛很快又让顾青菀身体软了下去,无力的瘫倒在落叶堆里,生理泪水涌出。

    她抬起湿润的眸子,凄惨哀婉的盯着面前的这个残忍冷酷的男人。

    “楚慕昭,我真恨。”她声音虚弱无力,却又字字清晰,“恨我自己当初眼瞎,竟然会爱上你。要是能有重来一次的机会,我一定不会救你!”

    楚慕昭眸光深邃的盯着她,过了好一阵,他才低哑着嗓音回话:“顾青菀,你本来就没救朕,救朕的人,是倾柔!”

    顾青菀大笑起来,笑得眼角落泪。

    “楚慕昭,你还真是傻!”

    “青菀表姐,你怎么能这样说圣上?”顾倾柔带着哭腔的开口,一副好心善良的样子,“你快改口求情,不然一会慕昭真的要动怒了。我虽然伤心我被你毁容,但我还没有那种要剐你脸皮的念头……”

    “顾倾柔,你闭嘴吧!”顾青菀真是听够了她的虚伪做作,“你那演戏的丑恶样子,真是让我恶心!”

    楚慕昭眉头不悦的一皱,脚下用力,踩着顾青菀的腕骨,疼得她瞬间没了说话的力气。

    “顾青菀,你执迷不悟,到现在还这般恶毒!来人!”他往后一退,“把这个女人,给朕押送到地牢去!派人时时刻刻的给我盯着她,不准她划花了脸!”

    顾青菀冷笑着,直盯着楚慕昭那双无情的眼睛,像是要用尽一切来看穿那双晦暗的眼底,到底是藏着一个怎样狠毒的恶魔。

    楚慕昭侧开了视线,收回脚,回身,他将顾倾柔揽进怀里,百般呵护着,带离了这个阴暗的树林。

    而顾青菀,却被人架着胳膊,一路拖行,直到扔进潮湿肮脏的地牢里。

    牢房里又臭又闷,稻草漆黑发霉,恶臭难闻,还有老鼠虫蚁时常爬过,十分恶心。

    顾青菀蜷缩起身体,将脑袋埋进膝盖里。

    地牢里环境这样恶劣,瑶儿之前还被关在这里面这样久,当真是苦了她了。

    顾青菀一连被关了两天,不给吃喝,她又饿又渴,头疼难忍。

    黑蛊虫的毒性渐渐严重,她每隔一天,就会头疼一次,且一次比一次严重。

    没了坐直身体的力气,她躺在潮湿的稻草上,奄奄一息。

    哐当几声响,牢门的铁链被解开了。

    两个身材高大的狱卒走了进来,目光阴狠不怀好意:“顾青菀,有人来看你了。”

    顾青菀脑袋轻轻动了动,虚弱的问了一个字:“谁?”

    狱卒冷笑:“皇后娘娘,顾倾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