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顾倾柔……

    短短两天,顾倾柔就成皇后了?

    那她顾青菀呢,被废了吗?

    她怕是历史上时间最短的皇后了,婚礼当天就入了冷宫,不足十日又锒铛入狱……现在,连命都只剩下半条了。

    顾青菀苦笑,也不知道,她这辈子,到底还有没命,去把妹妹救出来。

    她真的太没用了,连死都死不成……

    审讯室。

    因为新皇后要来,整个房间都被彻底的打扫了一遍,地面干净整洁,香烟袅袅,温暖如春。

    一席盛装的顾倾柔,安逸闲适的高高坐在椅子里,下巴微抬,傲慢自负的睨视着被押送到脚边的顾青菀。

    不过两日没见,她整个人就瘦了一大圈。

    顾倾柔打量了她一眼,有些不满的挥挥手:“给她点东西吃,脸皮都熬干了,以后本宫还怎么用?”

    “是!”她的贴身丫鬟连忙送来上好的燕窝,要喂给顾青菀吃。

    燕窝养颜,顾倾柔要养好了顾青菀这张皮相,以后好用。

    顾青菀嫌弃的皱眉,一巴掌将燕窝给打翻。

    她的不配合让顾倾柔表情难看,眼神变得阴冷狠毒:“顾青菀,你不是识相是吧?来人,给本宫上夹刑!”

    敢打翻她赐的燕窝,那她就让这个贱人,以后再也不能用手!

    两个强壮的狱卒立即上前来,拉出顾青菀的手指,夹上刑具。

    “不要……”顾青菀害怕的挣扎,随后却被人给按住了肩膀。

    两个狱卒,一人一边,狠力收紧夹具,嵌在竹板中间的手指发出咯吱咯吱的可怕声响。

    骨头被挤压,十指连心的剧痛袭来,痛得顾青菀制止不住的惨叫出声,脸色雪白,额头上刷刷冒出冷汗。

    她叫得越是凄惨,顾倾柔就看得越是爽快。

    直到顾青菀疼得生生晕了过去,顾倾柔才仁慈的叫停,命人用冷水,把顾青菀叫醒。

    寒冬腊月的凉水倒在身上,寒冷刺骨。

    顾青菀瞬间被冻醒,感觉到了指头的阵阵剧痛。

    高椅上的顾倾柔淡定悠闲的抬了抬眉角,红唇吐出两个字:“继续。”

    狱卒上前,再一次将顾青菀的手指夹住,狠狠收紧力气,直到顾青菀又一次晕过去。

    反复两次之后,顾倾柔抬抬下巴,让丫鬟端出另一碗燕窝。

    “顾青菀,这东西,你喝不喝?”

    顾青菀垂着脑袋,两手除了疼以外,没了其他任何知觉,思绪眩晕昏沉,整个人像是坠入了地狱里,浮浮沉沉,没有依仗。

    “我喝……”

    在酷刑下面,她终究还是妥协。

    顾倾柔看折磨得也差不多了,站起身来,拖着迤逦的裙摆,徐徐走到狼狈垂头的顾青菀面前。

    “顾青菀,好好养着你这张脸,过几天,我就把你那个宝贝妹妹,带过来给你看看。”

    顾青菀猛然抬头,死死盯着顾倾柔:“你又想做什么?”

    她才不相信这女人带瑶儿过来是出于好心!

    顾倾柔轻笑,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满是恶毒。

    “顾青菀,你要是识相,从现在起,就乖乖给本宫听话。要不然下一次,受夹刑的,可就是你那个宝贝妹妹了。”

    顾倾柔说完,轻哼一声,扭着细腰扬长而去。

    顾青菀被再一次丢进地牢里。

    她浑身衣衫湿透,粘在单薄的身体上,仿佛将她浑身的温度都剥离了。

    她冻得瑟瑟发抖,几近要在寒冰地狱里死过一回。

    好不容易,熬到衣服干透,身体恢复了几分温度,却又满身的长起了寒疮。

    尤其是她的双手,红肿青紫,指头一动,发肿的肌肤就会破裂,流出恶心的黄色脓液来。

    顾青菀看着自己的手,知道她这双手,是已经废了。

    几天之后,歹毒阴狠的顾倾柔,又一次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