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时,墨王入宫。

    顾倾柔命人,悄然将顾青菀送到了楚墨言的寝宫,等着他宴会归来。

    屋子里温暖舒适,比顾青菀在地牢时分舒畅多了。

    靠墙竖着一面落地镜,倒映着顾青菀富丽的衣袍和妆容,她轻看了一眼,又垂头,盯着自己藏在袖子里的手。

    那双手红肿狰狞,每一根指头都长满了冷疮,疮面开裂流脓,容貌非常可怕。

    她自己看着都头皮发麻,也不知道一会楚墨言瞧见了,会不会说她厌恶……

    比及暮色落下时,外面总算响起了说话声,楚墨言回来了。

    顾青菀急速站动身,看着紧锁的大门,被慢慢推开。

    一身白衣的楚墨言跨入殿中,视野与她交汇,随即吃惊的撑大了眼睛,急速将门关上。

    “青菀,你怎样在这儿?”他快步走过来,关心的扶住顾青菀的膀子,“你还好吗?传闻皇帝对你一点也欠好,让你受尽了冤枉……你现在怎样样,有没有哪儿受伤?”

    顾青菀摇摇头,咬唇,噗通一声跪下:“墨言,我有工作求你。”

    “有话你直说就好,不比下跪,快起来!”楚墨言急速拉她。

    顾青菀顽固不起,抬起眼眸,精美的妆容让她那双本就动听的眼眸,愈加勾魂夺魄。

    “我还不能起来,墨言,这件工作,或许会拖累你……”

    “拖累我又怎么?”楚墨言漠然一笑,温润儒雅,却又夹着几分不容置疑的强势,“青菀,我待你的心思,你是知道的。为你,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甘心去得。”

    顾青菀眼圈一红,既感动又内疚。

    楚墨言对她一往情深,可她却无以为报,反而,还将要害他落入险境……

    “青菀,你要我帮你什么,虽然说便是。”

    顾青菀笔挺了脊背,将顾倾柔要求她蛊惑他的工作,一一说出,最终才道:“就算我依照她的叮咛,那样与你做了,她也决计不会放过我妹妹。墨言,我想托付你,在楚慕昭对我怒不可遏的时分,抽身脱离,救我妹妹出宫!”

    楚墨言蹙眉对立:“那你呢?我怎样能弃你与存亡不管?”

    顾青菀按了按有些痛苦的脑门,苦涩笑道:“我中了黑蛊虫的毒,本就活不长了,只求我妹妹能安好。墨言,这是我仅有的愿望,求你容许我。”

    说完,顾青菀必恭必敬的对他磕头。

    “青菀,你快起来!”楚墨言急速拉她,却底子拽不起,最终只得无法道,“我容许你,容许你。”

    顾青菀满足的凄凉一笑,总算定心。

    而就在此刻,门外,忽而传来宦官的高喊声:“皇上驾到!”

    顾青菀心中一凛,动身便扑入了楚墨言的怀里,拽掉自己的裙摆,显露白净的肌肤,身体密切的靠了曩昔。

    楚墨言下认识的扶住她。

    两个人姿态,顿时含糊不胜。

    楚慕昭一进门,看见的便是这样一幕,面色顿时阴沉如铁。

    “顾青菀,你在干什么!”他冷喝作声,几步快步冲曩昔,扬手要抓过顾青菀。

    楚墨言护着她,正要往撤退,却见顾青菀自己首先冲了出去。

    她就那么衣衫不整的跪倒在地上,笔挺纤瘦的脊背,那双美艳又失望的眸子,直直的看着楚慕昭,朗声开口:“楚慕昭,是我对墨言记忆犹新,是我蛊惑了他,不关他的事,你不要责罚他,一切差错,我一人承当!”

    她开口的第一件工作,便是给楚墨言求情!

    楚慕昭的火气,愈加汹涌。

    目光凶暴得像是要将顾青菀撕碎成渣:“你一人承当?好啊,顾青菀,朕就让你一人承当!一切人,都给朕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