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天际,又飘飘扬扬的下起了雪……

    顾倾柔皇后的寝殿失火,前皇后顾青菀烧死于殿中。

    雪越下越大,却熄灭不了同样越来越猛烈的大火。

    新皇后的正白云殿都包裹在汹汹大火里,太监宫女们纷纷端水铲雪,拼命救活。

    整张脸都遮挡在面纱里的顾倾柔,站立在殿门前,身上裹着披风,泪流满面的望着火堆,口中喃喃道:“都怪本宫不好,要是本宫不把青菀姐姐带到我殿里换脸,她就不会……”

    说着,她掩面痛哭起来。

    一旁,楚慕昭盯着那汹涌的火势,表情阴沉恐怖,浑身都冒着比冰雪更加冻人的寒气。

    “陛下……”顾倾柔轻轻挽住楚慕昭的手臂,“您是不是在怪臣妾?”

    楚慕昭余光也未看她一眼,抽出手臂,薄唇开合,只有冰冷至极的两个字:“滚开。”

    顾倾柔身体一僵,随即哭得更加哀戚动人:“都是臣妾的错,臣妾有罪,臣妾该死……”

    她说着,忽然丢开披风,冲向被大火包裹着的宫殿。

    “让这火把臣妾一起烧死吧!让臣妾去给青菀表姐恕罪!”

    “娘娘!”一旁的丫鬟太监连忙拉住她,“娘娘不可啊!”

    楚慕昭依旧死死盯着那大火,对于顾倾柔的举动,好似根本没有看见。

    “陛下!求您劝劝娘娘吧!”顾倾柔的贴身丫鬟秋雅,立即跪在了楚慕昭的脚边,“宫殿失火,也不是娘娘的错!害死了青菀皇后,娘娘也很自责啊!陛下,求您开恩,饶恕娘娘吧!”

    楚慕昭冷沉的黑眸,终于动了。

    他看着趴在地上,哭得痛不欲生的顾倾柔,用力的闭了闭眼睛,哑声开口说:“带皇后去休息吧。”

    顾倾柔嘶喊道:“本宫不去,本宫要在这里守着青菀表姐!”

    楚慕昭深深吸了一口气,缓步走过去,扶住了顾倾柔的肩膀,嗓音总算是放柔:“你刚刚换脸,身子虚弱,还是去休息吧,这场大火……朕,不怪你。”

    顾倾柔面纱被眼泪湿透,看起来还真是伤心不已的模样。

    “陛下……臣妾……”

    “别说了,去休息吧。”楚慕昭扶起她,转而递给一旁的秋雅。

    “陛下……”顾倾柔却伸手拉住楚慕昭的手臂,不肯离去。“臣妾还是……”

    话说到一半,她突然晕倒了过去。

    “娘娘!”秋雅大惊,连忙大喊,“快传太医!”

    楚慕昭侧眸,不明神色的轻看了一眼,随即收回视线,继续盯着已终于减小了火势的大火。

    “带皇后去休息。”一句吩咐之后,他再没说话。

    天色渐明十分,大火终于被扑灭了。

    原本富丽堂皇的白云殿,此刻只剩下一片灰烬。

    在殿外站了一夜楚慕昭,缓缓迈开步伐,朝着那片断壁残桓走去。

    所有的东西都变成了黑色的灰烬,沾着冷水和雪水,破败苍凉。

    楚慕昭眸光一扫,视线最终定格在一张被烧得残破不堪的大床上,床上,隐约还能看见一个人形。

    他脚步缓慢而沉重的,步步逼近那具乌黑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