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真人888平台吧 > 予你一婚,囚我一生【完结】 > 第18章 叫着别的女人的名字
    楚慕昭的呼吸也随之窒了窒。

    顾倾柔轻摇慢步走到楚慕昭的面前,对着面前的人盈盈地拜下去。

    “皇上——”

    一双手及时扶住她,接着掐住她的下颌往上一抬,顾青菀那张绝美的脸出现在他面前,眼中是楚慕昭从未见过的柔顺。

    他眼中瞬间就升起了痴迷之色。

    然而楚慕昭下一瞬却移开了手,有些淡漠地说道:

    “怎么不好好将养着,刚换了脸也不知多歇着,出来乱走动什么。”

    顾倾柔盈盈一笑,拉了面前这位九五之尊的手,楚楚可怜地说道:“皇上,臣妾想您了——”

    几乎是同时,顾倾柔就被楚慕昭狠狠地吻住,几个旋转间就带到榻上,宫里的人很有眼色的离开,只留一室旖旎。

    “菀菀。”楚慕昭痴迷地叫着面前人的名字,将顾倾柔摆弄成羞耻的姿势方便他的进入,声音低沉沙哑,尾音打了几个转,有股说不清的缱绻意味。

    在他身下承受着楚慕昭暴风雨般掠夺的顾倾柔却暗自攥紧了手指,尖利的指甲掐进掌心,令她那张刚从顾青菀脸上揭下来的皮扭曲成令人心悸的表情。

    但最终,她却将手臂柔柔地缠上楚慕昭的脖子,发出一声又一声甜腻的呻.吟。

    楚慕昭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在倾柔的床上叫着那个卑贱女人的名字;

    他更没想到,没有了顾青菀在他面前碍眼,他竟是如此的……不适应。

    明明那个女人心肠歹毒,划花了倾柔的脸不说,更是妄图李代桃僵,利用倾柔对她的毫无防备不择手段地逼自己娶她。

    这样的一个心机深沉、卑贱下作的女人,死了活该!

    他冷哼一声,看着站在他身前亲自为他整理衣冠的顾倾柔,心想,还是这个样子顺眼多了。

    “恭送皇上。”

    顾倾柔恭敬地送走楚慕昭,垂下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算计。

    午时,她招来自己贴身的小婢耳语了几句,小婢便领命去了。

    顾青菀,便是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要把你捉回来,日日折磨你,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楚慕昭并不知道顾倾柔背后的一番动作,如今政局渐稳,朝中能臣不少,一般的政务也不需要他亲自解决,来上朝多半是走个形式罢了。

    而今日,却真碰上了一件需要他亲自定夺的事。

    楚墨言呈上奏折,竟自请回封地!

    因着楚墨言是嫡长子,所以这皇位原本是他的,只是先帝昏聩,迟迟不立太子,宫中皇子互相倾轧、人人自危,最终倒是楚慕昭这个贵嫔所出的六皇子脱颖而出,恰逢先帝病逝,皇子们死的死,流放的流放,最后这皇宫之中竟只剩了楚墨言这个大皇子。

    倒不是楚慕昭对这个大皇兄有多仁慈,只是楚墨言手握三军之西南军军权,又从未露出对皇位的半分肖想,甚至当年的夺嫡大战中,对方更是若有若无地帮了他一把……

    楚慕昭把他拘 在京城,那他手里的兵符就形同废物,如若放他回西南封地……只怕不是什么好事。

    他将眼中的忌惮之色隐去,略抬抬手说道:“朕仅政务繁忙,还需皇兄辅助一二,这回封地的事再议。”

    楚墨言却未应承,只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说道:“皇上劳心劳力,原本臣不应在此时离京。奈何昨日先帝托梦,将臣痛骂一番,臣这才幡然悔悟,今将西南军护符归还皇上,还请皇上放臣去做个闲散王爷!”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虎符,由楚慕昭身边的侍卫拿了递给他。

    楚慕昭却没去看那虎符,只是盯着楚墨言问道:“你可只是为了做个闲散王爷?”

    “正是。”楚墨言俯首作揖,声音平静。

    “不是欺瞒于朕?”

    “臣不敢。”

    楚慕昭盯着台下的人看了很久,文武百官皆屏气凝神,生怕一个呼吸大了,惹得这位阴晴不定地新帝不高兴。

    顾家满门抄斩的教训犹在眼前,此时整个大殿的人都不敢造作。

    良久,楚慕昭笑了,大手一挥:“准了!”

    回到后宫,便有侍卫将朝上收上来的虎符交给楚慕昭,他摩挲着 虎符上精美的纹路,狭长的眸子眯了眯,一个大胆的猜想浮现在他心头。

    “叫小七跟着他,我倒是看看他这么着急回封地连军权都可以不要是为了什么!”

    暗卫领命应了,如一只飞燕般掠了出去。

    楚慕昭批阅了一会奏折顾倾柔便过来了,不知为何,看着她那张顾青菀的脸,楚慕昭的心中又是生气又是怜惜,有时竟分不清到底是对着顾青菀还是对着顾倾柔。

    “柔儿,别忙了,这些自有宫女们做,你别累着。”楚慕昭拉过顾倾柔的手臂,将她按坐在榻上。

    顾倾柔也就顺势停了手,示意婢女将剩下的几样精致吃食摆上来,轻轻执了楚慕昭的手,说道:“皇上看会奏折也要歇息歇息,臣妾不才,做了几样小吃食,为您解解乏。”

    楚慕昭拈了一块桂花糕,却没有放进自己嘴里,而是喂给了对面的顾倾柔,一双俊美的眸子掠过一抹玩味。

    顾倾柔一愣,瞬间升上来一股狂喜,她就着楚慕昭的手吃下那块桂花糕,待还要说些什么话时,却在看到楚慕昭眸中一闪而过的神色时想到了什么似的,吃进去的糕点仿佛也变成了梗在喉咙里的一颗刺。

    用那种怀念的眼神看着她的脸,不是想起了顾青菀又是谁?

    她强自压抑下心中的嫉妒,对着楚慕昭柔柔地笑道:“不知皇上为了何事忧心,说出来或许臣妾也能分担一二。”

    她可没忘了此行的目的,楚墨言当着朝廷百官的面交出虎符,只求昔日六弟放他回西南封地的消息,早就通过耳目传到了她的耳朵里,这次来 ,她是专门刺探楚慕昭对这件事的态度的。

    毕竟楚墨言手握兵权,便是楚慕昭想要动他也得思量一二,如今主动把保命的东西交出去,除非有比他性命更重要的东西在西南封地等着他。

    果然,楚慕昭面色一变,下一瞬,就打翻了桌上的青花瓷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