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人回过头,却是让黑纱将自己的头脸遮了个严实,只露出一双眸子,流转间依稀有顾青菀的影子。

    楚慕昭鬼使神差地伸手,揭掉了那女人的面纱。

    一张丑陋的脸出现在他面前,看起来像是被大火烧伤的坑洼布满在她的脸上,脸上还长了褐红色的斑,看起来尤为可怖。

    “你是——”楚慕昭迟疑的说道。

    那女人猝不及防被他揭了面纱,发出一声低呼急忙捂住了自己的脸跑远了。

    楚慕昭捏着那块黑色面纱,站在原地久久不动。

    直接侍卫把讨来的水端过来他才回过神,心想自己是魔怔了,顾青菀怎么可能长成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当初虽同意顾倾柔将她的脸换上去,但他也是嘱咐了找个寻常女人的脸皮给她换上。

    何况……方才那般畏缩的模样,又怎么可能是那个骄傲到不可一世的顾青菀呢。

    将粗瓷大碗里的水一口喝干,楚慕昭摇了摇头,径直上了马车。

    顾倾柔还在别院里等着他早些回去。

    却说那女人确实是顾青菀,当初被顾倾柔毁了脸又遭放火,幸得楚墨言早就埋伏了人将她救出来,一路马不停蹄送到了楚墨言的封地。

    她急急地在路上走着,越走越偏,最后一闪身竟是进了山中。

    楚墨言将她救出来后并没有安置在自己府上,而是送到了这一片山脚下养着,每半月便亲自送来日常所需之物。

    一方面是考虑到要避人耳目,另一个顾虑便是顾青瑶如今六亲不认,见着人就要喊打喊杀,顾青菀现在怀着五个月的身孕,马虎不得。

    此时,她正低着头走进一处院落,早就等在里面的楚墨言焦急地迎上来,张口边说:“你没事吧?我今日在外头遇到了楚慕昭,担心他知道了你的住处——”

    顾青菀低低地呼了口气,说道:“无妨,方才我遇到他了,不过他没认出我来。”

    也是,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便是大罗金仙也认不出来了。

    听她这么说,楚墨言高高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来了些,他抬手擦了擦额角的汗,庆幸地说道:“可吓坏我了。”

    顾青菀抿唇一笑,心想好歹是个王爷,这模样倒像小孩子多一些。

    楚墨言便拉了她的手,说道:“下旬的用度我已给你带来了,还有医治的药物,虽然黑蛊虫的毒是拔除了,但脸上的毒气还是没有祛除,你可得上点心,每日一次不要忘了。”

    顾青菀摸了摸自己坑坑洼洼的脸,苦笑一声道:“何必如此费心,便是拔除了这脸皮,没了就是没了,除非换回来,否则也好不到哪里去。”

    楚墨言闻言,松开顾青菀的手,提了剑便要出去把顾倾柔劫过来,被顾青菀拉住,死命劝住了。

    “我这个模样也不错,现在唯一的愿想就是平安生下肚子里的孩子,青瑶恢复神智,如此,便得圆满了。”

    楚墨言眉梢一动,她的愿想里,还是没有他么。

    心 头有些苦涩,却被他强自咽了下去,只执了她的手说道:“我的心意不必明言,你只需记住,倘若某一日你回心转意了,我楚墨言便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

    顾青菀笑了,脸上的伤疤虽可怖,一双眸子却流光溢彩,看得楚墨言几乎痴了。

    她拍了拍楚墨言的手臂,安慰他道:“你就做你的闲散王爷罢,我还得指望你照顾青瑶一二呢。”

    楚墨言兀自点头不说,心里想的却是去他大爷的闲散王爷,顾青菀原本如此风华绝代的人儿被楚慕昭折磨成这副模样,他楚墨言不讨回公道誓不为人!

    如此这般心思暂且按下不表,他又与顾青菀说了会话,见她有些倦了才离开。

    他骑着马在山里猎了几只山鸡野兔掩人耳目,骑着高头大马回府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的府门外竟停了一溜儿马车,不认识的仆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

    “皇上——”

    楚墨言急急地往内院走,却听得顾青瑶的嘶喊声,随即一个尖刻的女人响起。

    “给我把她的嘴封了。”

    嘶喊声戛然而止。

    楚墨言脚步一转,往偏院走去。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顾青瑶就是住在这里。

    顾倾柔正站在院子里,被带过来的侍女们簇拥着,顾青瑶则被两个粗壮的婆子按着跪在地上,嘴里堵了麻布,呜呜地说不出话来。

    她的衣衫被撕得破破烂烂,好不容易将养好的白嫩肌肤被掐得青一块紫一块,这还不算什么,更有一个婆子拿着一根粗长的细针不住地往她身上扎。

    楚墨言却只看了一眼,便怒从心头起,飞身上前踢断了那捏着针的婆子的手腕,身形一转,顾青瑶已经到了他怀里,遍体鳞伤的身体也披上了他的外裳。

    “皇后娘娘好恶毒的手段!”他冷冷地看着顾倾柔。

    顾倾柔原本被吓了一跳,待看清不是楚慕昭后心里才放下些,指着他尖利地说道:“你不过是一个落魄的王爷,哪里来的胆子敢管本宫的事!”

    她身后的侍女此时往前一站,颇有狗仗人势的感觉。

    顾青瑶在他怀里挣扎不休,楚墨言只得点了她的睡穴,这才抬起眼皮瞥了她一眼,讽刺地说道:“这话皇上说尚可,你不过一个顶着别人脸皮的野女人,哪里来的勇气在我的王府说这种话?”

    顾倾柔最恨别人提起她现在的这张脸是顾青菀的,这时刻提醒着她始终活在顾青菀的阴影下。

    她气得浑身发抖,一字一句地说道:“楚墨言,我们走着瞧!”

    说完,带着侍女和婆子们趾高气昂地离开了。

    岂料刚刚转身就看到楚慕昭站在院子门口,眸色深沉地看着这边。

    “皇……皇上……”顾倾柔脸色一变,连忙急急地迎上去,尽量扯出一副妩媚笑脸来。

    方才的事也不知皇上看到了多少,她心里忐忑,看向楚慕昭的眼神也就更加柔媚。

    楚墨言冷哼一声不欲多说,抱着昏睡过去的顾青瑶离开了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