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倾柔从未想过,楚慕昭竟然真的找回了顾青菀,还是在那个女人怀着身孕的情况下!

    她把茶杯一掷,滚烫的茶水泼在带回消息的侍女身上,那侍女被烫得尖叫一声,反被顾倾柔狠狠地掐了一把。

    “叫唤什么?”她柳眉倒竖,神情中尽是狠毒。

    那侍女只得捂着脸泪眼汪汪的低下头,看到顾倾柔招手叫她附上耳,对她如此这般交代了一番。

    侍女捂着嘴,瞪大了眼睛看着顾倾柔,眼中充满了不自信。

    顾倾柔不耐烦地挥挥手:“就这样,你快去办,表姐回来了,我这个做妹妹的说什么也要去看看。”

    至于表姐因为嫉妒推搡她,导致孩子流掉的惨剧,那是意外不是么?

    她的手抚上自己承.欢数月却没有丝毫动静的肚子,唇角浮出一个令人惊骇的笑容。

    既然没能怀上龙种,那便造一个再让它流掉罢。

    第二日,顾倾柔听说顾青菀回府了,高兴地做了好几样点心来看望姐姐。

    彼时顾青菀正被楚慕昭纠缠得精疲力尽,好不容易送走了那尊瘟神,半躺在院子里小憩。

    听到脚步声她睁开眼睛,正看到顾倾柔凤服华冠,顶着她那张绝美的脸站在她面前。

    顾青菀有那么一瞬间恶心得喘不上气,毕竟不是谁都有那个心理承受能力看到自己的脸出现在仇人的脸上,还做出各种她根本做不出的表情来的。

    她睁了眼,却懒懒地没有动。

    顾倾柔身边一个侍女便高声喝道:“大胆!见了皇后娘娘还不下跪!”

    顾倾柔扬着下巴,看向她的眼神几分高傲几分讥笑。

    顾青菀明了,今日对方过来,恐怕就是羞辱于她的。

    只是她现在怀有身孕,不欲与顾倾柔起争端,所以只是略略行了个礼,便想要离开。

    谁知在和顾倾柔擦肩而过的时候被她拉住,她转过头,压着火气警告道:“你还要怎样?”

    顾倾柔低低地笑了声,听着竟不知有多恶意。

    她抓住顾青菀的手,凑近了她,高声说道:“姐姐,能看到你活着真是太好了,听说你怀了身孕胃口不好,我特地做了几样小吃食,你看看合不合胃口。”

    顾青菀不明所以,只是用力想要挣脱那只抓住她的手腕,恼火地说道:“顾倾柔,谁要吃你的东西!你不要得寸进尺,快放开我!”

    顾倾柔这时凑近了她,从那张红唇中说出的话极轻,却听得顾青菀一个激灵。

    她说:“这糕点,原本也没打算给你吃。”

    顾青菀心里一紧,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下一瞬就感觉到顾倾柔松开了她的手往后倒去,嘴里还高声叫着:“啊!姐姐你为什么要推我!”

    顾青菀心思电转间已明白顾倾柔是要栽赃陷害她,她不及多想,伸手去拉她即将摔倒在地上的身体,却在下一秒被人狠狠地推了一把,脚踩在一个小石头上,狠狠地摔倒在地。

    “唔——”肚子上传来一阵剧痛,她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呻吟,却听见顾倾柔的侍女大声尖叫起来。

    “啊!皇后娘娘您怎么样了!有血!啊——”

   & nbsp;一群侍女围着顾倾柔叫唤不停,顾青菀下意识去看自己的身下,温热粘稠地血液从她身下缓缓地漫出来,有什么东西在她身体里迅速的流失。

    “我的……孩子,救救他……”她捂住肚子,终于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眼眸合上的最后一瞬,她似乎看到有个熟悉的身影朝她飞奔而来。

    好嘈杂的声音。

    顾青菀醒来的时候这么想到。

    瓷杯的碎裂声、匆匆忙忙的脚步声、男人的怒喝声……

    她捂住头,发出一声嘤咛。

    “青菀,你醒了?”

    身旁有激动的声音响起,随即顾青菀看到了楚墨言欣喜若狂的脸。

    她的眼珠转了转,下意识地伸手去摸自己的肚子,却在半空中被楚墨言的手握住了。

    他望向她的神情悲悯。

    顾青菀突然如遭雷劈,她转了转眼珠,定定地看着楚墨言。

    楚墨言却没有放开她的手,只是露出一个苦笑。

    一切尽在不言中。

    顾青菀的手指蜷了蜷,眼泪就这么毫无征兆地落了下来。

    楚墨言突然就慌了,他握紧顾青菀的手,抬了袖子给她擦扑簌簌的眼泪,心疼的说道:“青菀,别哭,是我没有照看好你,对不住——”

    顾青菀却只是无声地落泪,她面无表情,眼泪也止也止不住,流得楚墨言的心都揪紧了,只一连声地说着对不起。

    这时,才从顾倾柔那过来的楚慕昭冷笑了声,说道:“你倒是好手段,害了别人的孩子自己倒先哭了起来。”

    话虽这般说,却没有以前那般见到顾青菀便喊打喊杀。

    顾青菀沉浸在失去孩子的哀伤中不能自拔,楚慕昭说了什么她也没有听进去,反倒是楚墨言不无讥讽地说道。

    “你少在这里阴阳怪气,当时只有顾倾柔的侍女在场,事情真相自然任由她们去说,我是不信青菀会做出这样的事来的,你担心你的皇后娘娘就请回吧。”

    楚慕昭被他一堵,竟有些气结。

    顾青菀这个女人,趁他不在害了倾柔的孩子不说,自己摔倒把孩子摔没了,反倒在这博同情。

    他好心来看望她,竟看到这两人拉拉扯扯,楚墨言更是话里话外都带刺,还把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他神色冷凝,上前格开楚墨言的手,大掌捏住顾青菀纤细的手腕,狭长的眸子盯着她,仿佛要从她表情中看出些什么来。

    顾青菀转过脸,连看都不愿看他一眼。

    楚慕昭便伸手掐了她的下颌强迫她看着他,说道:“顾青菀,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倾柔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设计害死的?”

    顾青菀凄然一笑,终于知道了顾倾柔的设计所在。

    且不管顾倾柔肚子里的孩子真假,只要她咬死了顾青菀推她在先,结果却自己遭报应摔在地上把孩子摔没了,那么她顾倾柔就赢了。

    一开始就站在制高点,只是好计策。

    顾青菀幽幽地看向楚慕昭,说道:“是啊,你可得把她看紧了,下一次我就要了她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