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倾柔被拖了下去。

    叫嚣的声音远去,楚慕昭整了整心绪,朝顾青菀伸出手。

    “菀菀,我来接你回去。”他声音低柔,带着撼人心扉的吸引力。

    顾青菀却朝他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说道:“顾青菀早就在那场大火中死去了,皇上。”

    说完和楚墨言相携头也不回的离去。

    楚慕昭从未想过有一天顾青菀会主动离开他,而且走得这么潇洒。

    他愣愣地站在原地,伸出去的掌心在寒风中慢慢变冷,却始终没有垂下。

    翌日,顾青菀正躺在院子里晒太阳,却见得楚慕昭的随侍急匆匆地走来,身后跟着一长串端着盘子的侍女。

    “皇上有赏!”那随侍高高地叫了一声,随即身后的侍女在她面前一字排开,把盘子上盖着的红步掀开。

    无不外是些珠宝首饰、绫罗绸缎之物,黄白一片晃得人眼花。

    顾青菀抬起团扇,遮住了眼睛,懒懒地说道:“你们怎么拿回来的就怎么拿回去吧,我不需要这些。”

    那随侍的脸色僵了些,弯了弯腰说道:“皇后娘娘可是觉得这些赏赐不够丰厚?皇上说了,现在在外头多有不便,待您回宫,定要好好再赏一次。”

    连日来发生的事作为贴身随侍他怎么可能不清楚,竟然闹了这么大一个乌龙,如今皇后娘娘铁了心不肯原谅皇上,还不得他们这些下人对操点心。

    现如今皇上愧悔难当,回去以后这后宫的天,怕是要变了。

    想到这,他把腰弯得更低了些。

    顾青菀稍稍挪开了遮着眼的团扇,绝美的眼眸在随侍脸上一扫而过,随即叹了口气。

    “你回去跟皇上说,那日我说的话并非气话,我与他本就缘分已尽,叫他好自珍重吧。”

    “这——”随侍一时有些卡壳。

    顾青菀却兀自走进屋里,将门一关,便是给他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砸皇后娘娘的门。

    随侍只得带着人苦着脸回去了。

    “什么?她竟连礼物都不肯收吗?”楚慕昭神情冷肃地问道。

    随侍颤着心尖儿点了点头,说道:“皇后娘娘托奴才转告您,说那日所说并非气话,还说——还说与您缘分已尽,您——好自珍重!”

    话音刚落,面前的一个托盘便被掀翻在当地,楚慕昭俊美的容颜遍布怒火,他咬牙说道:“不可能!顾青菀,什么好自珍重,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顾青菀到底是被顾倾柔伤了身子,全身乏力,整个人都昏昏欲睡。

    加之失去孩子的痛令她的精神也受到了重创,此时懒懒的并不想动。

    恰在此时,楚墨言过来了。

    “青菀,最近身体可好!”楚墨言握着她的手关切地问道。

    顾青菀只得打起精神说道:“没有大碍,只是最近总觉得乏力,想睡觉。”

    楚墨言“噗嗤”一声笑了,他本是听说楚慕昭派了人过来,生怕对顾青菀不利这才急急地跑过来,此时看到顾青菀的模样反倒不想问了。

    免得扰了顾青菀的兴致。
r />     此时,顾青菀被他握着手难得没有露出抗拒的神情,楚墨言心神一动,只觉得握着的那只手像是带有极高的温度,烧得他整个人都热了起来。

    他摸了摸顾青菀的长发,说道:“你可想过,以后怎么办?”

    顾青菀微微瞪大了眼,仿佛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楚墨言却误会成了另一种意思,他连忙摆手到:“你不要多想,我只是随便问一句,我的王府你想住多久便住多久,甚至——”

    他突然停了话头,定定的看着顾青菀,眼底的深情如水般倾泻出来。

    “甚至我这王妃的位置也只留给你一人,青菀,你愿意做我的王妃吗?”

    说完这话他自己都觉得不太可能,赧然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道:“是我妄想了,你好生休息,我——”

    “愿意啊。”

    “我明日——什么?”

    楚墨言一瞬间呆住了,定定地看着顾青菀不说话。

    顾青菀执起他的手,轻笑着看向他:“我说我愿意。”

    她眼中波光流转,全是盈盈笑意,楚墨言一时看得痴了。

    “我不同意!”一道盛怒的声音传来,随即楚墨言的手上传来一阵剧痛,竟是楚慕昭你捏了他的虎口将他甩到一旁,黑色的身影整个罩住了顾青菀。

    空气中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好几度。

    良久,寂静的房间内才响起顾青菀的声音:“你这是做——”

    “顾青菀,你找死么?”楚慕昭瞪了她一眼,咬牙说道 。

    若是平时下面早已呼啦啦跪了一地了,但在场的却没有一个人动。

    顾青菀更是拨了拨楚慕昭的肩膀,但显而易见地没有拨动,于是她从容地绕了过去,扶起被楚慕昭甩在地上的楚墨言。

    楚慕昭两道长眉狠狠皱起,看样子很不爽。

    顾青菀嘴一张,说出了更让他不爽的话来。

    “我与墨言不日就要大婚,到时还请皇上赏脸来参加我们的婚宴。”

    楚墨言震动地望向她,她回以一笑,主动牵起了墨言的手。

    楚慕昭的眼中都似乎要迸出火来,死死地盯着相握在一起的手,似乎要把那里烧出个洞来。

    “我说不许,你是瞎了还是聋了?”

    顾青菀勾唇一笑,面上带上了几分无谓:“随便,我只是通知你一声,你的青菀皇后早就死了,我与你嫁娶各不相干。”

    楚慕昭张了张嘴,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在喉咙一般说不出话来。

    只得蛮横地说道:“我说不许便是不许,顾青菀,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绝对不会允许你嫁给别的男人。”

    他上前,手指如电去抓顾青菀的手,却被楚墨言挡了下来。

    “皇上,青菀已对你无意,何必纠缠!”

    “那又如何,我是这天下的皇帝,顾青菀就是我想要的女人,你拿什么 来跟我抢?”楚慕昭周身气场全开,顿时房间内的瓷器应声而碎。

    “凭我西南封地十万铁骑!”楚墨言平静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