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么?那你觉得我还好用吗?”楚慕昭突然凑近她,两人之间鼻息可闻。

    顾青菀突然觉得有点喘不上气来。

    她微微侧开头,只是小声地说道:“你放开我。”

    那声音早就没有了之前的嚣张与底气。

    楚慕昭轻笑一声,也没想真的把她怎么样,微微退后一些,放开了顾青菀的手。

    此时顾青菀才注意到自己约莫是在马车上,她伸手撩了撩帘子,外面一片沉沉夜色,看起来像是在荒郊野外。

    “一国之主居然还有怕的时候,劫了人居然连夜遁逃,也不怕人笑掉大牙。”

    她揉着手腕,开始气鼓鼓地碎碎念。

    楚慕昭在旁边听得好笑,心想若不是怕你醒来要死要活他又怎么连夜赶路,如今倒是怪起他来了?

    不过……顾青菀这模样可比她在皇宫时生动多了,他望着她的眼眸泛着浅浅笑意。

    若是顾青菀此时抬起头看到他这模样的话说不定又会心动。

    可惜的是,还未等她抬头,突然就听楚慕昭低声叫了一声小心,接着猛地扑了上来。

    顾青菀被他撞得磕在马车的四壁上,脊背一阵生疼,还未来得及反抗,就听得破空声传来,接着便是楚慕昭的一声低吟。

    “唔——”

    随即马车外便响起了打斗声,顾青菀心中七上八下,她推开压在身上的楚慕昭伸手去撩帘子,却被楚慕昭狠狠地抓住了手。

    “不……要,外面有……刺客!”

    顾青菀不耐烦地甩开他的手,却在下一刻停止了撩帘子的手。

    楚慕昭怎么可能轻易被他甩脱?

    她僵硬着脖子缓缓转过头,视线落在楚慕昭的手臂上。

    那里插着一支箭,暗红色的尾羽正随着他手臂的垂下轻轻地震颤着。

    “你——”她一时失了言语,他刚刚是为了救她才受伤的吗?

    楚慕昭半靠在马车的车壁上,勾起唇角笑了笑,一双眼眸却仍旧盯着她不放。

    “怎么,感动了?那便跟我回宫罢。”

    顾青菀“嘁”了一声,扭头不说话了。

    这时,马车车壁被人敲了敲,随即响起侍卫的声音:“皇上,来人太多,我和十七引开他们,您与娘娘寻个空隙先躲起来吧。”

    楚慕昭在车壁上轻叩了两下,表示知道了。

    顾青菀警惕地看向他,低声说道:“要走你走。”

    楚慕昭低低笑了一声,倒是没反驳顾青菀的话,而是低头,将插在在即手臂上的那支箭露出来的部分折断。

    做完这个动作他已是大大地喘了口气,冷汗一滴滴地落下,手臂上的血流得更凶了。

    “这次来的这一拨刺客也不知是冲着谁来的,若是北方那边来的蛮子,恐怕你被他们抓过去是要做压寨夫人的。”

    顾青菀听到这话犹豫了一会儿,在被楚慕昭掳过去和被北蛮子掳过去两个选择中权衡了一会,最终选择了楚慕昭。

    毕竟是个熟人,再说他也不敢将她怎么样。

&nbs p;   打斗声渐渐远去,应该是那侍卫和十七把人引走了,楚慕昭也不再犹豫,揽过顾青菀的腰便从马车上飞掠了出去。

    顾青菀只觉得身体一轻,接着便被楚慕昭带着飞了出去,几个起落之间,已经到了一里之外。

    两人长夜奔袭,楚慕昭带着不会武功的顾青菀本就累赘,加之又受了伤,终于在找到一处背风的山洞后便不胜体力晕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来时夜色依旧浓黑,他眨眨眼,看到顾青菀没好气地把浸过冷水的帕子往他脸上一甩,没好气的说道:“别看了,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

    楚慕昭把甩在脸上的帕子拿下来,细心的收在怀里,那模样看得顾青菀的眼角跳了跳。

    她走上前,伸手:“拿来!”

    “什么?”楚慕昭装傻。

    顾青菀也不惯着他,一只手摁在他的胸膛上,一只手在他怀里摸来摸去。

    楚慕昭好整以暇地躺在干草堆上,嘴角噙着一抹笑,那姿态,就差没躺平求摸了。

    顾青菀却没注意到他的神情,只是将他怀里的帕子摸出来,也不给他盖在额头上降温了,直接放在了一旁搭起的简易架子上。

    那里生着一堆火,跳跃的火光照在顾青菀眉目如画的脸上,竟然令楚慕昭生出岁岁静好的感觉。

    尽管他现在浑身都不太好,高烧令他有些神志不清,手臂的伤处也隐隐作痛……

    手臂!

    他转过头,这才发现自己被利箭洞穿的手臂早就被包扎好,那布料,楚慕昭的眼眸眯了眯,看向不远处背对着他的顾青菀。

    貌似是从她的里衣料子上撕下来的。

    他眯了眯眼眸,决定等伤好后要把这块布料也收起来。

    顾青菀,若你真对我死心了大可把我一人扔在荒山野外,又何必留下来费劲地照顾我。

    真是口是心非的女人。

    他“啧”了一声,抬高声音叫顾青菀。

    “菀菀。”

    顾青菀往前蹭了蹭。

    “菀菀。”

    顾青菀捂住耳朵。

    “你再不过来我就要流血而死了。”

    “死了正好。”顾青菀毫不犹豫地说道。

    楚慕昭舔了舔嘴唇,说道:“你过来一些,再晚点山里有些猛兽嗅到人肉味该冲进来啃了你了。”

    顾青菀的肩膀狠狠一抖,最终还是一步三挪地靠他近了些。

    楚慕昭得寸进尺地说道:“你摸摸我,我感觉我的五脏六腑都要烧起来了。”

    顾青菀抿抿唇,最终还是伸出手掌贴上了他的额头。

    冰凉柔软的手掌落在他的额头上,令楚慕昭发出一阵满足的叹息。

    顾青菀在他额头上探了探,被那惊人的热度吓得缩回了手,嘴里喃喃着:“怎么还是烧得这么厉害?怎么办,这荒无人烟的上哪替你找药去。”

    楚慕昭看着她那模样着实可爱,却又不忍真急着她,便说道:“莫慌,你翻翻我的外袍,里头缝了一个引信,拿到外头点燃我的部下便会来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