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等我来用膳?”楚慕昭笑着走进来,说道。

    顾青菀也没撵他,只是自顾自地拾起筷子夹起一口菜吃了起来。

    被这般怠慢换做平时楚慕昭只怕早就掀桌了,这会却笑眯眯地,也不管顾青菀什么脸色坐在了她对面,那厢阿瑶早就伶俐的拿了副碗筷来。

    楚慕昭瞧了她一眼:“倒是伶俐得紧,好好伺候菀菀,往后的好处少不了你。”

    说着便有随侍拿给她一个金果子,足有二两重。

    阿瑶战战兢兢地接了,脑子里晕晕乎乎的,心想这位圣上长得真好看啊,还很大方。

    下一瞬她就联想到了顾倾柔的下场,连忙收了心思,很有眼色的带着宫人们下去了。

    如今顾倾柔早就成了整个皇宫不公开的笑话,若不是早早被发配去充军,留在宫中恐怕也要被人一人一口唾沫淹死。

    毕竟那位风光的时候颐指气使,名声可是坏透了,和现在这位娘娘没法比。

    顾青菀自然不知道阿瑶在心里把她夸了八百遍,她只是低头吃饭,顺便想一想怎么向楚慕昭提一提赦免楚墨言的事。

    突然,一小碗白玉豆腐汤端到了她面前的桌上。

    顾青菀抬眼望去,只见楚慕昭朝她笑了一笑,又给她布了一筷子菜。

    顾青菀又给加了回去:“我不爱吃鸡丝。”

    说完脖子缩了缩,生怕楚慕昭掀她桌子。

    却只听得楚慕昭把筷子放下了,低沉的声音传来:“你先吃罢,我歇会。”

    说罢便靠着椅子闭目养神,待顾青菀吃完饭叫阿瑶撤下桌子都没醒来,她才后知后觉地想到楚慕昭应是受了伤了。

    除了为她挡的那一箭伤在手臂,她所知的伤口就有背上和肩上各一处,此时看他除了脸色白点倒看不出来什么。

    许是不怎么严重吧。

    她放下心来,轻轻叫了一声楚慕昭。

    谁知楚慕昭竟一动不动,她只得上手推了一把。

    楚慕昭募地睁开了眼,抓住她的手就往怀里一带,随即松松的抱住了她。

    猝不及防扑倒在他怀里,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顾青菀脸红了红,手忙脚乱的想要爬起来却被楚慕昭狠狠地摁住了。

    “乖,让我抱抱。”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在她头顶响起,顾青菀想到他身上还有几道伤口,便不动了。

    只是埋在他怀里瓮声瓮气地说道:“我想请求你一件事。”

    “若是想为楚墨言求情就不必了。”楚慕昭抢先说道,声音微微地冷下来。

    “为什么?”顾青菀抬头怒视他。

    她趴在他怀里,仰头却在为了另外一个男人质问他,而那个男人前日晚上还险些要了他的命。

    楚慕昭的面色微微冷了下来,方才还愉快的心情此时像堵着什么似的:“问我为什么?弑君之罪还不够大的吗?”

    顾青菀似乎是被他这句话噎到,她抿了抿唇还想给楚墨言争取机会:“墨言他也是心急,你就不能当做没发生过吗?”

    楚慕昭忽地起身,趴在他 身上的顾青菀一个不小心就被他甩在了榻上。

    他背过身,带着压抑着的怒火的声音传来:“顾青菀,你一口一个墨言,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那声音带着几分怒火几分不甘几分……委屈?

    顾青菀有些不相信自己的判断,楚慕昭那样骄傲到不可一世的人又怎么知道“委屈”二字怎么写呢。

    她咬了咬唇,暗自下了定了决心。

    楚慕昭背对着她负手而立,内心极为窝火,中间又夹杂着几分心酸。

    想他楚慕昭何时受过这份窝囊气,今日为着她顾青菀倒是通通受了个遍。

    难不成一报还一报,当日他施加于顾青菀身上的所有,老天爷都要叫他一一还回来么?

    想到此他的心里又多了几分愧悔,正被煎熬得七上八下的时候,一直柔软的手握住了他的,带着熟悉的温度。

    “楚慕昭,我愿意留下来。”

    他不可置信地转身,看到顾青菀咬了咬嘴唇:“你放过楚墨言好不好?”

    如一盆冷水兜头浇下,上一瞬有多狂喜这一瞬就有多冰冷,楚慕昭捏紧了手掌心的那只手腕,最终甩开头也不回地离去。

    “顾青菀,如果这是你唯一的愿望,那么,如你所愿。”

    带着铁质的冰冷的声音渐渐走远,顾青菀扑倒在冰凉的地上,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她用下半生的自由换得了楚墨言的安全,但愿楚墨言能明白她的一番苦心,避免再生战事,民不聊生。

    皇上和娘娘冷战了。

    这是最近整个皇宫所有宫人都有的共识。

    为什么说是冷战而不是皇后娘娘失宠了呢?

    原因在于后宫一个倒霉催的小太监主管看到皇上从顾青菀那满面怒容拂袖而去后,便以为顾青菀失宠了,私自扣下了她们宫里的一点用度。

    这事在后宫中时有发生,并无甚稀奇,比这更过分的顾青菀也不是没有遇到过。

    可这太监主管第二日便被皇上亲自派来的侍卫一剑穿心!

    要知道后宫的事务自有后宫的总管管着,皇帝连授意总管都不曾,直接派贴身侍卫结果他的性命,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无疑是皇帝在向众人宣告顾青菀的重要性。

    自那以后,顾青菀宫里的赏赐就没停过,皇上却再也没来过顾青菀的宫里。

    “娘娘,皇上今儿又没来。”阿瑶垂头丧气地说道。

    顾青菀点了点她皱起的眉头,好笑地说道:“我说皇上不来该着急的人不是我吗,你着什么急呀。”

    阿瑶说道:“我是替娘娘您着急呀。皇上这么好的夫君,对您一心一意,即使与您有了争执也不忘给您撑腰,这样的好夫君您就不怕被那些狐媚子抢走啦?”

    被她这么一提顾青菀倒是真想起来,在把顾倾柔误认为是她的时候,楚慕昭对她也是百依百顺,说起来确实是痴情种子一个。

    “我还巴不得他被那些狐媚子勾走呢,最好以后都不要来烦我。”

    心里想着,嘴里说着的却是另一套,顾青菀都觉得自己脸上有点臊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