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就这么不冷不热的过着,转瞬已是岁末。

    作为楚慕昭名义上的皇后,顾青菀就算再和他生气,也得顾虑到皇家的体面,跟着他到会各种盛庭华宴。

    这日,正好是琉璃国进贡的日子,顾青菀早早地被阿瑶拉起来梳妆装扮,陪着楚慕昭会晤琉璃国王。

    跟着琉璃国王一起面圣的还有他的小公主,约莫十七芳龄,名唤文桑,一身劲装装扮,颇有几分天不怕地不怕的嚣张。

    顾青菀只消一眼,便知道这个琉璃国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

    无非是想把小公主许给楚慕昭做妃,换他们戋戋弹丸小国几十年安稳算了。

    她悄悄打了个呵欠,兴致缺缺的听着席上国主的高谈阔论。

    顷刻又换了场所,原是这小公主想要看马戏,楚慕昭便陪着她去了广场。

    顾青菀原本想溜,却被楚慕昭抓了个正着,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菀菀但是吃醋了?”

    我吃你个大头鬼的醋哦。

    顾青菀暗暗翻了个白眼,仅仅此刻外人在场欠好发生,只好懒懒地说了句:“有些乏了。”

    谁知楚慕昭拉着她的手就往回走:“那便去歇息。”

    顾青菀瞪大了眼。

    直到被他拉着走出了好长一段距离才甩开他的手,顾及着小公主在场只好牵强假装依从地说道:“皇上,臣妾自行歇息即可,小公主远道而来,您——”

    “那怎样行!”楚慕昭打断她的话,面露关心:“菀菀的事便是头等大事,其他的都需靠边放。”

    被“靠边放”的文桑悄悄“啧”了一声,静静往后退了一步。

    天朝的皇帝话都提到这份上了,自己再杵在那便是个泥雕木人了。

    顾青菀吓得急速拉住他的手,牵强挤出一丝笑来:“臣妾遽然不困了,小公主来一趟不容易,仍是多陪陪她罢。”

    文桑:“……”

    不必不必,我自己一个人玩挺好的。

    早些时分阿爹还叮咛她帝后不好,她有的是时机,现在看来,她怕是连这位皇后的裙边都比不上。

    马场上已经有列队规整,楚慕昭一行人坐在高高的台子上,看着下面纵横厮杀,其间一人身着红铠甲,神乎其神的马技简直瞬间招引了小公主了目光。

    “皇上,我要和那个人比画比画!”文桑伸手一指,整整指定了场中心穿戴红铠甲的那人。

    顾青菀顺着她的手盼望曩昔,目光瞬间就定在了那人身上。

    是楚墨言!

    虽然马场离着他们还有一段距离,视野也不是很明晰,但顾青菀仍是一眼就认出她来。

    场中那人似乎是感触到了她的目光,也停下来挥了挥手中的枪,顾青菀瞬间就激动了起来。

    楚墨言帮她良多,此前她一向忧虑楚慕昭会对他晦气,现在看到他生龙活虎的容貌着实放下了心。

    她用手捂着心口,露出了安心的浅笑。

    这一幕全都收进了楚慕昭的眼里。

    他的心脏狠狠地被抓扯了一下,一会儿妒忌的心情像野草一般 疯长,简直要盖过他的神智。

    “看到他还活着你就这般快乐么?”身边凉凉的声响响起,顾青菀遽然发觉自己失态,急速规矩了坐姿。

    过了一会她才悠悠的说道:“比跟着你回来快乐。”

    楚慕昭暗暗捏紧了手指,脸色阴沉了几分。

    顾青菀本认为他要发怒,谁知身边人幽幽的叹了口气:“若我哪一天死了,你也会者般兴致勃勃么?”

    “是啊,我恨不能在宫门口放一挂鞭炮来庆祝我脱离苦海。”顾青菀成心尖嘴薄舌的说道。

    楚慕昭狠狠一震,慢慢闭上了眼,再打开时眼中已是毫无波涛。

    “你不是累了么,回去歇息吧!”带着铁质的严寒的声响响起,顾青菀不行相信的回头,看向楚慕昭的目光带点疑问。

    此刻的他看上去如同不是很好,虽端倪仍旧俊朗,但一层一层的灰气充满在他脸上,竟不比御花园昨日干枯掉的海棠花美观多少。

    她踌躇了一会,终究什么都没说,动身往回走去。

    就这样罢。

    他们之间横亘了太多爱恨纠葛,多此一举无非是给自己多一笔业障,倒不如各不相干。

    顾青菀回身的瞬间没有看到的是,楚慕昭飞快地垂头,掩去了眼中泛红的眸色。

    穿过御花园就到了自己宫里,顾青菀打发了阿瑶先去给自己预备些热茶,自己独自一人在御花园中散步。

    虽是百花凋零的冬季,御花园却仍是一派蒸蒸日上的现象,红的白的粉的各种争奇斗艳的花儿开得葳蕤。

    穿过一片花海,再转过一片假山林便到了梅园。

    此刻正是隆冬,不知那些腊梅是否开了,若是开了便折一枝回去插起来,定是极美观的。

    她低着头快速走着,遽然听见死后风声一响,她下意识地回头,却被人捂住口鼻抵到了最近的一块山石上。

    “嘘,是我!”

    楚墨言在她耳边悄悄说道,随即放开了捂住她的手掌。

    顾青菀一看果然是他,也顾不得什么了,只抓着他的手急急地问道:“你怎样在这里?过来的时分有没有人看见你?”

    说完左顾右盼,生怕哪里遽然冒出来侍卫捉住她。

    楚墨言笑了笑,自始自终地温文容貌。

    “不妨,那些一般的侍卫怎样能拦住我,我……就来看看你,青菀,再等等我,等等我必定能把你救出来。”

    顾青菀忽地捉住了他的衣服,绝美的脸上布满了严重的神色:“你要做什么?楚慕昭没有尴尬你吧?你不要做傻事,我现在——唔——”

    话音未落便落入了一个怀有中,楚墨言打开双臂将她整个归入怀有中,在她头顶满意地叹气。

    “青菀,能被你挂念着的感觉,真好。”

    顾青菀被他捂在怀里,听到这句话心里一紧,不知为何遽然想起了楚慕昭那张灰败的脸。

    “顾青菀,是不是我死了你也会这般兴致勃勃?”

    她心下一突,手忙脚乱从楚墨言的怀里挣扎了出来,严厉地对楚墨言说道:“墨言,正好我有事要与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