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真人888平台吧 > 英雄无敌大宗师 >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 布局

  制造三代通讯设备以一万元左右的通讯器为主,而基站控制台的数量并不算多,众人最先商议的是通讯器的生产。
  
  三代通讯设备不仅仅涉及程序输入,电路面板,集成原件,发射源,还有电池,锁具,监控等方面。
  
  徐直说一万元以内几乎是这种小盒子的成本价格。
  
  产品的毛利润远低于5%,这让卢胜安觉得不靠谱。
  
  若是请金家的通讯公司生产,制造的开价至少是一万五千元左右,即便数次商谈,最终价格也会在一万二千元成交。
  
  徐直提及的价格太低了。
  
  “一万元”顾长英迟疑了一下才道:“那毛利很可能不足一百元钱一台,涉及残次品,材料损耗和浪费,我很容易破产。”
  
  做一百亿的生意,毛利润在一千万左右,老顾觉得心理压力有点大。
  
  万一弄砸了,他赔不起这钱财。
  
  一旦吃下这种大单,他还需要订购新机器,不断招聘新的从业人员,处处都是花销。
  
  “我几年前前问过三代的通讯设备,有人开价是一万五千块”卢胜安笑道:“价格在合适的区间,彼此才能生存,你加一点也没事。”
  
  “这是省委招标的项目,最终是要公布出来的,义父您那边工厂规模过小,劣势明显,很容易竞争不过金宗师旗下的辉煌通讯。”
  
  “价格必须到一个临界点,让辉煌通讯无法接受,他们才会放弃。”
  
  徐直显然是很想顾长英接下这个大单。
  
  东岳的商业模式有诸多不同,很少有存留大量资金在手就可以通过炒作,而后转化成更高收益的事件。
  
  这导致难出现超前的商业行为。
  
  做生意考虑成本并无不妥。
  
  但徐直考虑的是大规模批量生产后,最终会让生产成本越来越低。
  
  或许生产二十万台三代通讯设备,生产价格就会有所降低。
  
  又或全国各地研究所有更低成本的制造方法。
  
  毕竟卢胜安此前接触的是两三年前的通讯设备资料。
  
  若是想插手三代通讯设备生产的生意,必须提前将这个订单接下来。
  
  东岳不止湘北一个省,若是能领先完成,订单不止这一笔生意。
  
  尤为重要的是,他们能把控和监控顾长英企业中生产的三代通讯器,大概率杜绝人为制造的通讯后门。
  
  没揭晓之前,这件政事和巡查司没什么关联。
  
  若是金家的辉煌通讯企业进行生产,对方肯定会以涉及通讯机密为由,拒绝巡查司人员的入驻,难于让巡查司插手通讯核查。
  
  “我想想,我要好好想想,这不是仅仅依靠组装就能完成的活,涉及的方方面面太多了。”
  
  顾长英来回踱步,金家旗下的公司是通讯设备中的巨无霸级别,而他只是一个地区的工厂,想竞争胜出无疑需要付出极高的代价。
  
  这是一个机会。
  
  大部分徐直所能想到的,顾长英也能明白。
  
  而且徐直和卢胜安现在是打的明牌,几乎已经将全部的底牌托出。
  
  提前获知信息是顾长英唯一的优势。
  
  “不管辉煌通讯是什么价格,你应标价格只要能比辉煌通讯低五百元,其余利润归你所有。”
  
  卢胜安最终保证,省委部门亦是盘根错节,他需要综合考虑各人的意见,难以做到一手遮天。
  
  只有这种条件,他才能说服其他人。
  
  比金家低上5%左右的价格,总成本至少就低了五亿,这是拿得出手的说辞。
  
  生产效率可以降低,时间也可以拉长。
  
  铺设三代通讯并不需要急促到一时就完成生产。
  
  这是顾长英旗下那个小工厂最好的机会。
  
  “只要金家价格不低于一万零八百,我都愿意承接下来”顾长英想了许久才拍板道。
  
  他也是下了一番决心。
  
  一万零三百元的制造价格显然就是他能承受的极限。
  
  不管将来的生产成本如何下降,他此时至少需要有百分之三或者四个点的毛利,才能勉强将生产周转支撑下去。
  
  不说挣钱,但至少不能让他万劫不得翻身。
  
  这至少是上百亿的订单,甚至要更多,不是一个亿。
  
  饶是他身为宗师,也被这种数字压得有一些难以喘息。
  
  徐直是理论派,诸多事情头头是道,但工厂的实际生产他想象中有一定区别。
  
  若是按极限价格生产,他可能撑不到首批订单的完成,更别说以后的获利。
  
  “一万零三百元。”
  
  卢胜安看了顾长英一眼,对方显然也是在狠狠搏一把。
  
  若非徐直调节,没有企业会以这种价格应标。
  
  有徐直送来的天时,也拥有顾长英这个地利,现在就缺他这个人和。
  
  他需要尽最大的努力寻求上面的资金支援,也要促成这笔订单下落到顾长英旗下的通讯设备公司。
  
  “你们既然还缺大量的资金,推广三代通讯又是困难重重,为何不寻求各大世家旗下的通讯商入股呢?”
  
  诸多事情决定下来,三人都松了一口气,但顾长英不免也有一些疑问。
  
  “你身处教育司,或许还不清楚通讯的重要性,上面已经被通讯折磨的快疯了”卢胜安指指徐直道:“问问你儿子,我信息是源于辅国大人那边,尊上那边想必也是同样的意见。”
  
  “通讯大权必须收归国有”徐直干巴巴的道:“最多会将分销的经营权下放,以后可能会让社会资本入局,但不是现在。”
  
  “你们这是……”
  
  顾长英显然还不了解尊上那颗想收归权利的心。
  
  任何决策开了一道口,后果会在几十年后慢慢呈现。
  
  通讯便是如此。
  
  这是苦教最擅长的武器。
  
  各种匿名联络已经逼疯了一片人。
  
  通讯需要控制,不能再分割出去给各处通讯商承包,权利会重新收归国有和地方政府。
  
  三代通讯会结束此前二代通讯的野蛮生长方式。
  
  不断的拨款,不断让科研院研究通讯,耗费了巨大的人力、财力、物力,通讯研究走在了诸多大国的前面,这显然不会拿来继续喂各地通讯商的胃。
  
  只要卢胜安所在的湘北省能发展三代通讯,更高的决策层会不遗余力的支持。
  
  “你们这是要割很多人的肉,真正实施时会面临很大的压力”顾长英担心道。
  
  “巡查司,警署,巡逻团会做配合,三代通讯和二代完全不同,只要老百姓不反对,他们敢生乱,就进去冷静冷静。”
  
  一旦确定执行发展三代通讯,湘北省各地显然会紧密配合起来。
  
  涉及上百亿的投入,更是后续诸多省份的示范,谁也无法坐视生乱。
  
  恰逢巡查司核查各大世家,大通讯商们被禁足的也不少,这两年大概是他们布局湘北省的最好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