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真人888平台吧 > 大国种器 > 第三章 新型药剂
    明明脑子里就有堪称完美的育种方法,却要等到明年才能实施,徐荣心里痒痒,实在不想等下去。

    “赵老师,您每天都能连续实验十二个小时,少一次对你来说不算什么。但这一次对我真的很重要,希望您能给个机会。”徐荣说道。

    他无比恳切的请求,谁料赵萱仪听完后却眉头一皱,目露怒色道:“这种话你不是第一个对我说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我的答案只有一个,每一次实验机会对我来说都弥足珍贵,我是不会破例的。好了,我已经很累了,希望你不要再来打扰我。”她做出一个送客的手势。

    徐荣心里咯噔一声,说错话了!

    从赵萱仪的话中他猜测,估计之前也有人像他一样,向赵萱仪要求设备使用权,并说了类似的话。

    而赵萱仪是一个高傲且敏感的人,她从这句话感到了轻视,还有对她占用最先进的实验室十二个小时的不满。

    “抱歉。”徐荣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转身离开办公室,帮她关上了门。

    被人拒绝的滋味不好受,赵萱仪在他心里原本可敬可爱的形象,瞬间变得面目可憎起来。

    不就是在上面有关系,多写了几篇论文,也没出什么实际成果,拽什么拽。一次机会都不肯给,太特么小气了。

    “小娘皮,今天你对我爱搭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徐荣忍不住说了一句当下流行的狠话。

    “你说什么!”赵萱仪的怒斥声传出。

    “这都听得到,隔音效果太差了吧。”徐荣撒腿就跑。

    等赵萱仪怒气冲冲地开门出来,徐荣已经跑得没影了。

    在楼梯间躲了一会,徐荣决定去找另外一位教授“张泽明”,这位老教授虽然没有背景,但是资历深,也占了一间实验室每天九个小时的使用权,而且是白天。

    九个小时不够徐荣做一次实验,因为他的诱变方式需要持续十三个小时四十多分钟。本来最佳选择是赵萱仪,现在只能退而求其次。

    不过张教授正在试验当中,徐荣不好打搅他们,只能在学校找了个角落玩手机。一直等到下午五点半,徐荣估摸着张教授应该出来了,这才去办公室找他。

    像张泽明,赵萱仪这样的教授,都有独立的办公室。

    “张教授您好,我是谢丹青教授的学生,我叫徐荣。”徐荣刚好碰见张泽明回办公室,立即上前打招呼。

    和张泽明一起的还有一个二十六七岁的青年男子,估计是他的学生,徐荣的学长。

    “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张泽明打开门邀请他进办公室。

    徐荣把自己的要求简单说了一下。

    张泽明稍作思考道:“行,明天早上八点你准时来我这,我带你一起做实验。但我事先说明,你不能打扰我们做实验。”

    徐荣喜道:“您放心,我的实验经验还是比较丰富的,绝对不会打搅你们。”

    待他离开后,那个青年男子说道:“现在的学生可真够胡闹的,没有导师带着,跑来找别人帮忙。”

    张教授说道:“反正我们暂时不用那两台设备,让他用一下也没什么。我要是不答应他,估计他得缠我好一会。”

    青年男子笑着道:“您就是脾气太好了。”

    ——

    徐荣在附近随便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下来,他放下背包休息一会,思索着:在进行辐射前,需要用一种名为“红章素”的化学药剂对种子进行浸泡处理。

    他虽然不是专业化学生,但对各种用来育种的化学药剂还是比较熟悉的,从未听说过红章素这种药剂。

    不过这种药剂的配置难度不高,所需原料他都知道。

    在一般的实验室里可以凑齐这些原料,只是考虑到九个小时的使用限制,如果明天进了实验室再配置的话,肯定是不够的。

    徐荣心想:如果能提前配置好红章素,并完成种子浸泡这道程序,只需要七个多小时就能完成剩余程序。

    想到这里他精神抖擞,马上在附近的网吧搜索各种原材料的购买途径,全部记在笔记本后,徐荣开始购买材料。

    有的材料可以直接买到,有的材料则需要购买相关商品,再用特殊方法提取出来。这些都难不倒徐荣。

    提取化学材料不需要专业实验室,教学用实验室就能搞定。

    所谓教学用实验室,就是低年级导师教学用的,只有普通设备和一些淘汰的设备,全天开放,打个招呼就能用。

    徐荣来到一家大药店,对服务员道:“你好,给我来三十瓶阿托品,二十五瓶感冒药和格列奇。”

    他需要处理十几斤种子,所需药剂的量比较大。

    “你买这么多药干嘛?”服务员是个二十多岁的大姐姐,面露狐疑之色。

    “做实验。”徐荣说道。

    那位大姐姐怀疑地打量他一会,待徐荣催促她才道:“这些都是管制药品,你买的量这么大,需要登记身份证。”徐荣不疑有他,只是觉得有点儿麻烦,拿出身份证给她登记。

    大姐姐仔细登记后,这才给他凑齐了药品。

    徐荣用微信付账,提着一大包药品离开了。

    他刚走没多远,大姐姐马上拿起座机拨打了110:“是警察局吗,我要报警,刚才有个年轻人在我们店里买了几十瓶阿托品和感冒药,说是要做实验,我怀疑他...我给他做了身份证登记。”

    徐荣背着满书包的种子,还有两大包购买的原材料回到学校,他没有去农科院,而是来到了化学系的教学实验室。

    正值课外活动时间,操场上,体育馆里很多学生在运动,教学实验室也有一些学生在做课余实验。

    讲台上一个老师在玩电脑,估计是看着他们别出乱子的。

    徐荣进入实验室也没人理他,大家各做各的,徐荣找了个空位,把书包和两大包材料放在地上,先拿出成品药进行提取。

    教学实验室的开放也就近几年的事情,一开始是没有老师监督的,后来有个学生乱搞,引发化学灾难,死伤好几个学生。

    至那以后,教学实验室开始安排老师轮流监督。监督老师不需要一直盯着,玩玩电脑,偶尔瞄一眼下面。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监督老师再次抬头观察,视线移到徐荣的位置,他眯着眼睛仔细看过去。

    看到徐荣桌子上放着好多药罐...监督老师狐疑地起身,来到了徐荣身旁。

    徐荣正聚精会神地操作仪器,提取药剂里的所需成分,没有理他。

    监督老师拿起空药瓶看了一下,低头一看,发现徐荣脚下还有两大包药品。

    监督老师顿时不淡定了,蹲下来打开袋子,拿出里面的药品看了看,又起身看徐荣的操作,最后实在忍不住道:“这位同学,你是在提取黄麻素吗,你要做什么实验?”

    徐荣头也不回道:“不是,我要制作一种新的化学药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