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真人888渠道吧 > 大国种器 > 第八章 赌局
    之后几天陈飞庭一有空就写论文,而徐荣则忙着挑选种子。

    近两年国产的基因测序设备到达世界一流水准,并且在国家的方针下敏捷铺开。许多科研组织都有相关设备,相关服务也比较廉价。

    徐荣制作好基因图谱后,跟谢丹青请求科研费用,可是被拒绝了。谢丹青尽管给了他一个时机,却没有剩余的钱给他。

    陈飞庭得知这件过后,立刻给他打了十万块!

    “刚欠你一个情面,立刻就有时机还了,看来我最近命运不错。”陈飞庭笑着道:“你千万别还我钱,我可不想一向欠你情面。”

    “你这话说的,我像是那种会还钱的人吗。”徐荣说道。

    “你不是像,你便是那种人。”陈飞庭说道:“我太了解你了,你是那种在地上捡到一毛钱,都要特意送到警察局的人。”

    “还不是跟你学的,是你的品质深深地感染了我。”徐荣说道:“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古人诚不欺我。”

    彼此吹捧一番后,徐荣来到市内一家供给植物基因测序服务的农科组织。

    通过一番讨价还价,看在同是为了祖国开展而尽力的份上,对方决议打4折帮徐荣挑选种子。最终徐荣只花了五万多,还剩余四万多,节约一些,满足他接下来的试验开支。

    放眼世界,估量找不到徐荣这么省钱的科研作业者。

    服务价格不贵,功率也不高,徐荣等了半个月才得到对方发来的告诉,种子挑选作业总算完结了。

    “兄弟,为了你这单我差点累死你知道吗,还好你供给的基因图谱比较精确,咱们能够用仪器比照,否则一年都别想搞定。”韩旭也是农科专业,博士,年岁比徐荣大四岁。

    “太感谢你们了,等我项目成功,必定请你们吃饭。”徐荣接过一罐种子,里边共有四百多枚符合要求的。

    “吃饭就免了,求你别来了。”韩旭说道。

    ——

    种苗很软弱,露天栽培简单感染各种病虫害,徐荣在专业的育种大棚里发苗,比较好操控温度湿度等气候要素,堵截外部病虫的侵略。

    花了三个多小时,一个人完结耕种洒水作业,徐荣伸伸懒腰,现已是夕阳西下,估摸着其他人也该回来了。

    回到研讨所里,谢丹青等人正在客厅收拾今日的调查记载。因为是“官样文章”,并且往往没什么效果,所以气氛比较冷淡。

    “徐荣,你那儿怎样样?”谢丹青问道。

    “现已搞定了,赶得上本年最终一季。”徐荣说道。

    “那就好,不过咱们没有试验田给你栽培,你得自己想方法。”谢丹青说道。

    “我要种四百多株香蕉,至少需求三亩地,我一个人估量搞不定。”徐荣对这种不担任的做法表明反对。

    在大棚里发苗所需面积是很小的,可是香蕉树要长大,不可能像发苗相同占那么点地。因为徐荣是忽然独立试验,所以没有剩余的试验田给他用。

    “你应该跟校园请求的,但我估量过不了......这些天我也帮你想过,我主张你自己去拓荒。我在邻近调查了一下,有不少闲地,你能够跟当地农人商量一下,横竖他们也不种。”谢丹青说道。

    “用不着这么费事,花点钱租一年便是了。”陈飞庭仍旧仗义,说道:“你要是钱不可跟我说,我先借给你。”

    “自己贴钱做试验不是持久的方法,我先试试,不可再想方法。”徐荣拒绝了他的善意。

    将来要用钱的当地还有许多,假如每次都找陈飞庭借钱,就算俩人是好哥们,估量也会搞出问题来。

    “庭哥,你的论文怎样?”徐荣问道。

    “等告诉。”陈飞庭说道。

    “这个点邻近的人都回家了,你现在去找他们说。”江铃说道。

    “对,你们忙。”徐荣回道。

    “我跟你一同去,我知道谁家里有撂荒的地。”谢丹青说道。

    两人脱离后,赵磊古怪地道:“最近谢教授怎样忽然对徐荣那么好,给他时机独立试验,还这么帮他。”

    陈飞庭笑着道:“那还用问,当然是看出我荣哥天分异禀,骨骼惊讶,必定是育种界的奇才。”

    江铃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又觉得好笑:“什么话从你嘴里说出来都不洁净,你能不能有点儿本质。你们几单个听他胡说,徐荣跟了教授这么久,得到独立试验的时机很正常。”

    赵磊又问道:“为什么你不独立试验呢?”

    江铃说道:“我没有新方向,再说了,独立试验不必定能成功,瞎折腾还不如信任谢教授。”

    董铭说道:“你也觉得徐荣在瞎折腾。”

    江铃无语道:“看成果。”

    陈飞庭不乐意了,说道:“以我对荣哥的了解,他绝不是那种没把握爱折腾的人,我觉得他会成功。”

    董铭“切”道:“鬼话谁不会说,要是育种有那么简单成功,咱们早就植民火星了。”

    陈飞庭说道:“要不要赌一把!”

    董铭和赵磊也来劲了,说道:“怎样赌!”

    陈飞庭说道:“我赌一年补助,谁敢跟我!”

    董铭和赵磊登时犹疑了,对陈飞庭来说,一年科研补助才一万多,不可他的零花钱。可是对董铭二人来说,一年补助却是他们的日子费。

    他们都是普通家庭的孩子,没有一次赌一万多的勇气。

    其实陈飞庭心里也不认为徐荣能一次成功,但他不在乎,他便是仗着有几个臭钱欺压对方。

    “我就知道你们不敢赌,要不这样,我出一年补助,你们两个能够用其他条件跟我赌。”陈飞庭说道。

    “什么条件?”赵磊问道。

    “你们要是输了,就吃一棵香蕉树。”陈飞庭说道。

    “煮着吃行不?”董铭忐忑道。

    “能够,我不论你们怎样吃,总归要把一株香蕉树的枝干悉数吃掉。”陈飞庭说道。

    “行,咱们跟你赌。”董铭一咬牙,他心想赢的概率超越99%,这把能赌。

    “我跟!”赵磊说道。

    张松鹤比较厚道,没有参与他们的游戏,江铃天然也不伤风。

    “我曾经看过团长这部电视剧,里边就有国军吃香蕉树的剧情。香蕉树是能够吃的,输了也不怕。”董铭嘚瑟道。

    “能够吃不代表好吃。”陈飞庭嘿嘿一笑。

    “没事,我加点糖煮粥喝。”董铭说道。